• 男人不识本站,上遍色站也枉然




    替身狐狸精






    嘟……嘟……嘟……”
         穿得花枝招展的陈欣在公司前台那 涂着指甲油,然而电话却响了,她小心翼翼的拿起电话,生怕弄花刚刚涂好的指甲。
         “喂……”陈欣一个“喂”字就用尽一口气,因爲她前阵子看了刘墉写的《说话的魅力》, 面有关说话技巧的章节提到。说话的时候用的气多,出来的字少且声音小,别人听起来就特别有感觉,所以在那简简单单的一两个字 ,就有了更多的情绪。
         (不知道大家有没有这样的经验,打电话去一个公司,接线生只答了一个“喂”,你就觉得好柔软、好亲切,觉得她好有教养。在这 ,陈欣的“喂”就是那样的效果。)
         电话那头的人很明显楞了一下才说话:“陈欣,你早点下班回去準备,我今晚要带你去见客户。”是一把混元雄厚的中年男声。陈欣听得出这把声音的主人是她的老板。
         “老板,我只是一个前台。”陈欣斩钉截铁的说着。
         “七点锺,我去你楼下接你,打扮得端庄点,今晚约的江先生不喜欢浅薄没有涵养的女人。”老板却不容陈欣推搪,就挂了线。陈欣把电话放好后就忿忿看着自己抽屉的包包,不知道老板心 打着什麽小算盘。
         陈欣正犹豫着要不要直接敲门去老板办公室的时候,他的秘书就过来了,一脸的歉意。“陈欣,对不起啊,今晚老板的应酬本来是我去的,我临时有事,所以……”“所以你就推荐我给老板了是吧?”陈欣一早就看不惯这个所谓的秘书,每天都把自己弄得像陪酒小姐似的,极度没有品位只求暴露的衣着加上那像刷墙的妆容,还有能熏死蚊子的香水味每一样都很惹陈欣讨厌。这样的货色都能当秘书,是因爲某种功夫比较了得吗?陈欣很不好脾气的应答着她。
         “没办法啊,这个公司除了我,就只有你还能带出去见人了。”陪酒小姐版秘书很没礼貌的拿起陈欣放在桌子上的镜子,照了起来。陈欣心 很是生气,啪的一下把秘书手上的镜子抢了回来,跟她说:“我现在要回家打扮了,别耽搁我的时间,谢谢。”
         可恶,一个只会卖弄****的小秘书都敢看不起我,陈欣心 很不是滋味,不知不觉就回到家。心 萌生一个邪恶的念头。惹我陈欣,我要你连秘书的做不成!然后就钻进了衣柜,开始武装自己。
         七点。準时準点的在陈欣楼下响起了车鸣声。陈欣在全身镜面前转了转身,风情万种的抛了个媚眼,很是满意的下楼。看到老板那眼神,陈欣就知道自己的打扮应付今晚是没问题了。
         “老板,你要小心开车啊。”陈欣发现老板开车的时经常偷瞄自己,而忽略了路面情况。老板也尴尬得红了红脸,陈欣嘴唇勾出一抹笑意:“老板啊,你觉得我今晚漂亮吗?”
         “嗯,漂亮,你打扮起来真是个大美女啊。”老板看着车内的气氛有点尴尬,就特意用打趣的语气跟陈欣说到。陈欣当然也了解老板想缓和气氛,所以很是配合:“我平时很丑吗?”还假装生气的说着。“哈哈哈……”无料到老板的笑声很爽朗:“平时我的确没有注意到你哦。”陈欣生气的把头转到一边去,这回不是装的。
         这反而惹得老板更加开心,心 开始想着些有的没的。车,很快就开到了和客户约好的地方。一家非常高级的饭店,站在那厚厚的红地毯上,踩着高跟鞋的陈欣有点站不稳,于是眨了眨明净的大眼看着身边的男人。老板笑了一下,很绅士的弯手,示意她可以挽着他走,而陈欣也欣然接受。别有用心的把自己的身子挨近老板。此时的陈欣千万没有想到,老板那陪酒小姐般的秘书正跟在他们身后,举起手中的相机咔嚓了几下,而且专挑着看起来十分暧昧的角度。
         一夕应酬式的饭局因爲有了陈欣在场气氛活跃了很多,陈欣的美丽、大方也都在老板的心 爲她加分不少。当然陈欣也很高兴,因爲今晚的饭局并没有电影电视 面拍的那麽不正经,老板把自己拉过来只是不希望两个大男人单独吃饭还不谈公事那麽尴尬罢了。
         此时老板的老婆在家 看着秘书拍的照片咬牙切齿,很是泼辣的问秘书:“你老板旁边的女人是谁!”秘书装得很害怕的样子:“她、她是我们公司新来的前台,本来今天的应酬老板说带我去的,可是临时又说不用我去,我就觉得奇怪,所以偷偷的跟着他们……”
         一觉醒来是个阳光明媚的早上,陈欣心情很好的来到公司,可是,还没到公司就有很多奇怪的目光看着她,陈欣拿出镜子来照看,脸上没有髒东西啊。所以还是自顾自的往公司走。可是越走近公司,那些目光就越密集的扫射在她的身上,陈欣被看得很是不爽:“干嘛这样看我啊!我又不是怪物!”
         “看,人家做了老板的情人,好嚣张的样子啊。”路人甲小声的跟路人乙说着。
         “不就是一个狐狸精嘛,神气个什麽哦。”路人乙回答着,虽然很小声,不过还是被陈欣听到了。陈欣感到无比的羞辱:“你们在说什麽呐?谁是狐狸精啊?”
         “你啊,敢做还不敢认呐?”此时,如常浓妆豔抹的秘书拿着昨晚拍的照片在手上晃晃,大家都齐刷刷的看着陈欣。陈欣上前一步,把秘书手中的照片抢了过来,满脸的怒火。“你****我?!”陈欣指着秘书的手指都气得颤抖,那秘书倒是很洋洋得意的笑着:“我说我是碰巧路过的,你相信不?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爲啊,狐狸精。”
         “我不是狐狸精!我跟老板之间什麽都没有的!”陈欣尝试着跟衆人解释,可是迎来的只是更加蔑视的目光,“原来她进来我们公司就是想上老板的床啊?”一个同事跟旁边的人交头接耳。
         “她不怕我们老板娘吗?”
         “她怕也没用,老板娘已经知道这件事了。”秘书冷笑了一下:“前一阵子老板娘就怀疑老板外面有女人,叫我去调查,哈哈,皇天不负有心人啊,终于给我抓住你这个狐狸精了!”
         陈欣猛地拍了拍自己的脸庞:“我是在做梦,一定是在做梦,快点醒过来。”然后恍恍惚惚的走向公司的前台,可是就被秘书拉住了:“狐狸精,你已经被解雇了,拿着这封信去人事部办手续吧。是老板娘的意思,就算你再跟老板上多少次床都没用了。”陈欣当即就甩开秘书的手:“我说了我不是狐狸精!”
         宾馆的房间 ,脂粉味异常浓烈的女人像水蛇般缠上中年男人,两个****的人都在喘息,流汗。
         “我们以后还是少点这样吧,我老婆好像知道我们的事了。”中年男人正是陈欣刚刚离开的公司的老板。
         “不怕啊,我已经找到替死鬼了,所以我们的关係安全的很。”脂粉女人把眉一挑,自以爲是的说着,她正是白天飞扬跋扈的秘书。
         “谁啊?”老板被她弄的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连忙的问到。“就是那个新来的前台啊,我早就看她不顺眼了,像个花瓶一样放在那 。”秘书笑的很风情,换了个姿势,整个人爬在老板身上。可是老板的面色顿然变了:“你说什麽!是她?她得罪你什麽了!这样陷害人家,你不知道我老婆的手段吗?”
         “知道啊,所以我才要找替死鬼啊。你那个老婆哦,真的恐怖呢,昨晚我把你和那狐狸精的照片给她看。她一生气就打了个电话,说要找人对付那个狐狸精,那时候我多怕啊,如果你老婆知道是我跟你偷情,今晚倒霉的人可能是我了!”秘书说话的时候还是有点余悸,老板娘什麽都不错,就是对自己老公的占有欲出奇的强,跟她抢老公,简直是不知死活!
         秘书很是柔情的挨着老板的胸膛:“我现在都好怕呢。”想要索取男人的环抱,可是这个中年男人把秘书推开,举起手对着秘书就是一巴掌:“你们这些女人都疯了是不是啊!”说完就穿上衣服走了,留下****的秘书摸着发红的脸庞发呆。
         第二天早晨,秘书如常的上班,可是一到办公室门口就被保安拦住了。衣着性感高贵的陈欣从老板的办公室走出来,看着那个被拒之门外的女人,冷哼了一下:“狐狸精,去人事部办离职手续吧。”
         说完,陈欣就撇下愕然的女人,推开老板的门:“老板。”
         中年男人走到陈欣身后,把推开的门关上:“那个婊子已经解雇了吗?”
         陈欣宛然一笑:“是啊,她还不知死活的想找我做她的替死鬼呢。殊不知道我正是老板娘派来盯着老板你有没有出轨的人。”中年男人哈哈的大笑一阵,从背后环抱着陈欣:“可是我老婆也万万想不到,她派来做间谍的人才是真正的狐狸精啊。”

    警告:如果您當地法律許可之法定年齡本站歸類為限定為成年者已具有完整行為能力且願接受本站內影音內容、及各項條款之網友才可瀏覽